閒來無事,看了別人的日記。回家後想想,好久沒寫自己的,於是動筆。



今天跟所有其他的日子沒什麼兩樣,八個小時很乖沒怎麼打混摸魚的工作後,照例做了些蠢事,然後想想還是到最愛的夜店裡找個舞伴跨年。



今天找的舞伴有些熟悉感,因為之前曾經見她以不同樣態出現過,這是刻意挑的,我只想看看兩者間的差異性;果不其然,由於先入為主的意識過於強烈,我始終覺得之前在飛機上邂逅的她更令人欣賞。



洗澡時想著,如果人的大腦真會欺騙自己的心,只看見聽見並感知自己想要的部份,那麼,世上是否真的沒有絕對客觀之事物?



多年前,因為友人要考研究所,故伴讀了一些哲學類書籍,當時讀著常感困惑,總覺得這個說得有理,那個說得也不賴,可兩個理論也許根本相差十萬八千里;這時候腦子便開始打架,不知道該相信哪一個…最近,好像慢慢有些體悟,卻又不是那麼清晰,好像快看到某些東西,但那形體還很模糊……



我向來沒什麼融會貫通的腦袋,那種舉一隻腳要舉另外三隻腳的事我也做不來,加上不求甚解不愛思考的個性,腦袋裡常常一片混沌;

然後我想起莊子裡的一篇故事:那個日鑿一竅,七日混沌死的故事。



2008年1月1號,我在一片混沌中寫了沒頭沒尾的雜記,接著上床睡覺,這就是我新年第一天的開始。
創作者介紹

純粹

egale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健健貓
  • 日鑿一竅,七日混沌死的故事...<br />
    <br />
    改天說來聽聽吧